1. <b id="bevbh"></b>

      1. <cite id="bevbh"></cite>

        1. <rt id="bevbh"><optgroup id="bevbh"><acronym id="bevbh"></acronym></optgroup></rt>

            <cite id="bevbh"></cite>
            <cite id="bevbh"></cite>

            1. <b id="bevbh"><form id="bevbh"><label id="bevbh"></label></form></b>
              <rp id="bevbh"><meter id="bevbh"></meter></rp>

                <cite id="bevbh"><noscript id="bevbh"></noscript></cite>
                <rt id="bevbh"></rt>
                <rp id="bevbh"><meter id="bevbh"></meter></rp>
              1. <rt id="bevbh"></rt><rt id="bevbh"><meter id="bevbh"><p id="bevbh"></p></meter></rt>
                <rt id="bevbh"></rt>

                水陸之爭:如何將大冶鐵礦石運出?

                來源:[東楚晚報] 日期:[2022-05-11 11:09]

                  ■張實

                  當年張之洞開發大冶鐵礦,和任何礦山一樣,主要包括兩個內容:如何先把鐵礦挖出來;再把礦石運出去。

                  在一般情況下,第一位的工作當然是開礦。然而,由于大冶鐵礦是露天開采,當時使用的機械并不多,主要是人工開采,礦山建設的工作量并不大。著名作家陳荒煤童年時曾在大冶象鼻山居住過,據他回憶,直到1926年,“當時礦山都是露天開采,用鐵鎬挖掘礦石”。相對來說,如何把礦石運到漢陽鐵廠去就要繁重復雜得多。因此,張之洞當年開發大冶鐵礦的工作重點不是建設礦山,而是建設鐵山運道。

                《火車行》是一首描寫鐵山運道火車開通的詩,也是張之洞為大冶鐵礦修建鐵路的歷史見證。

                  明確點出“是否能修造鐵路運道”

                  確定了在漢陽大別山下興建鐵廠后,為了解決將礦石運到漢陽的問題,光緒十六年十月二十一,張之洞發出《札張飛鵬等開采大冶鐵山文》,決定:“鐵山至黃石港江岸應修運礦寬平大路一條,約寬五丈為度,以便車馬馳驟往來無礙。”同時還責成大冶縣協助這一工程,負責“將民間應購田廬,一面妥速購買,以便刻日興工”。

                  札文中所說的鐵山運道,就是一條運礦石的專用鐵路。二十天后,在給大冶縣的一份批文里,就明確點出了“是否能修造鐵路運道”。札文之所以含糊其辭,并說什么“約寬五丈為度,以便車馬馳驟往來無礙”,竊以為張之洞是有意隱瞞真相,避免在當地引起巨大反響,以延緩修鐵路的阻力,穩定社會秩序。

                  張之洞這樣做,絕不是偶然的心血來潮、故弄玄虛,也不是孤立的行為。早在上一年的七月,剛剛得知自己調到湖廣是為修蘆漢鐵路,張之洞就致電李鴻章,約定此事要秘密進行,對外不可說是創辦鐵路,只說是為解決漕運和黃河水患,“開辦陸路運道”。并強調,這是中國的辦法而不是西方的辦法。同年八月二日,慈禧太后在懿旨中提出,鐵路現在剛剛開始創辦,難免大家有些疑問,指示直隸、湖北、河南各督撫要“剴切出示,曉喻紳民,毋得阻撓滋事”。對此,張之洞提出了不同意見:“蓋民間不知鐵路為何事,漢口游民甚多,會匪尤眾,況山東水災甚廣,流民四出。此時開辦尚早,即不宜驟為宣示,致令萎民地棍造謠煽惑,別滋事端。”同年十月初八致海軍衙門電中,張之洞提出建鐵路“民情驚疑,此為最要”,強調要選擇好的地方官和負責的人員,防止干擾;要給失業的人以出路,“以消梗阻”。這都為我們提示了那個時代特殊的歷史背景,以及修鐵路所面臨的社會阻力,提示了張之洞所承擔的風險及其內心如履薄冰的一個側面。

                  鐵山運道的阻力來自內部

                  樹欲靜而風不止。修建鐵山運道的阻力還沒有在民間暴發,卻從內部反映出來了。

                  張之洞先是接到了德國礦師畢盎希的報告,負責修建鐵路的德國工程師時維禮,到了鐵山要進行勘測,受到了署理大冶縣令陸佑勤的阻撓,說是如果造成了民眾鬧事,他負不了責任。不久,張之洞就接到陸佑勤的報告,這位縣太爺既未與負責修路的同級官員張飛鵬、工程師時維禮等人商議,也未稟告鐵政局總辦蔡錫勇,私自提出要求改變方案,不走陸路而改走水路,也就是不同意修鐵路,而主張用船運。

                  曾經參加過鐵山運道勘測的鐘天緯,當時寫信對他的恩師盛宣懷匯報,“鐵山之運道,人人言由水路為便”,“香帥因樊口之筑壩釀成大案”,“且畏武昌縣紳士勢力之大”,所以才決定開鐵路至黃石港。鐘天緯認為,“陸令惑于浮議,又知樊口一路帥意決不欲行,故倡議改由湋源湖水運”。

                  所謂“樊口筑壩大案”,或是十年前的事。光緒二年、四年武昌縣紳民一再自行修筑樊口大壩,皆被湖廣總督李瀚章派兵強行摧毀;朝廷命曾統帥長江水師的兵部侍郎彭玉麟調查,彭上奏支持筑壩。湘淮兩位大僚針鋒相對,各持一端,后來湖北籍的京官都支持建壩,影響很大。張之洞當時任職于翰林院,曾撰有《樊口閘壩私議》一文,論述過全局水利安全與局部經濟利益的矛盾,故鐘天緯有此看法。

                  署大冶縣知縣陸佑勤是特地從沔陽州調來的,前月初旬奉到指令充當鐵政局幫辦,提調辦理大冶采鐵、開煤、修路等事宜。十月二十日接縣印任事。二十一日張之洞派遣張飛鵬、施啟華等開采鐵山,勘修運道。二十七日施啟華等與德國鐵路工程師時維禮到達黃石港鎮。十一月一日陸令亦到黃石港,與之會集詢商。六日至鐵山探驗兩日,復至金山店等礦山驗視煤層。十六日便提出一個仍然堅持走水路的修正案,經內港、南湖、從下游的氵韋源口出江。他在報告中說:

                  惟是由港入山,崎嶇特甚,崇岡峻坂,忽高忽低,或兩面溪河,或兩山夾路,寬祗數尺,僅容人行,更有峭壁懸崖,下臨深壑,肩輿有礙,側足蟻旋,似此二十里有余。過樟樹嶺等處,山勢方為展拓……若樟樹嶺下至港鎮江邊,則鳥道羊腸,較黔蜀山程,更為窄狹。

                民國時期漢冶萍大冶鐵礦交通示意圖

                  這場紛爭被張之洞用權力壓了下去

                  張之洞看了陸佑勤的報告大發雷霆,在報告上加了一個長長的批文,嚴加申飭。

                  黃石地處江南丘陵,這條鐵路至今仍保持著初建時的基本走向,大體上是沿著綿延的黃荊山脈的山麓修造的,其中靠近石灰窯的十來公里,則是在山腳和湖岸之間穿行,今天已是黃石市區。所謂“崇岡峻坂”“鳥道羊腸”,顯然是夸大其詞。在此之前,張之洞曾派鐘天緯帶同洋匠初步勘察過一次,知道當地并無險阻之處,“若就山路興修,去高填低,施工較易”。前任縣令孫克勤也曾報告過:“民情均屬相安,初無異議。”現在陸佑勤卻突然把鐵山到黃石港這段路說成比起以艱險著稱的黔蜀山路更為危險狹窄;又自相矛盾地說當地人煙稠密,“炸藥攻山,驚駭物情”。張之洞在批文中,對此一一駁斥,措詞十分嚴厲:

                  乃該署令既不討論事理,又未測量道路,忽稱鳥道羊腸,較黔蜀山程更為險窄,炸藥攻山驚駭物情等語,危言聳聽,遽行具稟,阻撓大局,搖惑眾聽,誠不解是何居心。且山路既云崎嶇,人煙何得稠密?炸藥最多用至數兩,僅止炸去礙路頑石數塊,并非將青山全行炸裂,何至驚駭物情?點放系用電線遠引,何至稍有傷殘?即如該署令所稟氵韋源口水道,亦可通行,而每日能運礦若干?冬春能否通行?氵韋源閘口能否無阻?若須盤壩,勞費無算,如何可行?此等處,全未計及,疏略已極。……總之,鐵山運道無論由陸由水,均須詳切測量,妥議辦法,方可定局。該署令心粗氣浮,一味自是,全不講求。

                  張之洞對陸佑勤嚴加申飭,仍責成他會同張飛鵬等,對水陸兩路分別測量繪圖后,來省面陳。最后發出警告:如果今后發生什么事端,那就是你縱容煽動的,“阻撓大局,定當撤參不貸”。

                  這場紛爭,是被張之洞運用行政權力壓下去的。有的人仍然在背地里嘀嘀咕咕。鐘天緯在給盛宣懷匯報的信中說:“天緯愚見,鐵山運礦出換絳橋,只須造鐵路十五里。而樊口亦不必挖深,即改用能裝十余噸之小船,亦未嘗不可出江,何必如此大舉乎。”并把他寫的水陸兩種方案梗概寄給盛宣懷看。

                  這個水路方案實際是當年盛宣懷親自踏勘的,見于光緒三年十二月十九日盛宣懷上李鴻章稟:

                  旋率大冶林令及礦師履勘水陸運道。陸路至換縧橋十五里,至古塘堤十二里,皆可達水口。由三山湖長港一百七、八十里出樊口入江,運赴爐場。據土人云:“春夏水漲時,載二三百石船只可暢行無阻。

                  鐘天緯的這種說法在當時也許有一定的代表性。現在看來,既要修鐵路,又要在換絳橋(現名還地橋)與樊口兩次用船只裝卸轉運,顯然不是什么最佳的方案。從歷史的經驗教訓看,在此之前的開平煤礦,當初曾經又是開運河,又是用大車,最終運煤還是不得不靠鐵路;萍鄉煤礦的煤,曾經長期也是走水路,盛宣懷修建機械化煤礦的同時,也不得不花費巨資修鐵路。所謂“人人言水路為便”,有的是囿于小農經濟的傳統觀念,對于近代西方的工業機械化大生產,所知甚少仍是茫然無知,少見也就難免多怪了。至于鐘天緯本人,則是自覺地在漢陽鐵廠為盛宣懷充當坐探,明顯是貶低張之洞以取悅于乃師盛宣懷,投其所好。從這一事件中,我們也看到了盛宣懷影響的潛流。


                0
                w66利来国际